文章正文

困惑与求解:我国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问题研究

字体大小:
作者:嘉陵区法院重点调研课题组   文章来源:原创   2015-08-23

 

 

【论文提要】从国内学术理论、司法实务研究情况 看,对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问题的研究已非常广泛,研究成果十分丰富,但涉及刑罚执行方面的研究,特别是暂予监外执行制度的研究则少之又少。从课题组收集 资料的情况看,相关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学术界至今仍未达成共识。而实践中,由于法律规定滞后司法实践,变更执行规定原则化,法官解释权被滥用,各司法、 执法环节监督不严等问题层出不穷,导致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结果“花样百出”,严重损害了司法公信。有鉴于此,为了解决好司法实践中刑期计算难题,本文从 国内学者对暂予监外执行期间是否计入刑期的两种主流观点入手,以五个典型示例为引,梳理当前司法实务中存在的认识困惑,并认真分析产生原因,最后结合实践 提出对策、建议,以期为统一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规则贡献绵薄之力。(全文共8545个字)

 

关键词: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

 

引言: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入刑期理论存废之争

 

“休假式服刑”、“花钱买刑”、“以权赎身”及“高墙内腐败”等网络热词儿成为了暂予监外执行制度(2)的代名词。一直以来,暂予监外执行制度饱受社会各界舆论诟病,特别是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被计入刑期的规定。当前学术界、实务界对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应否计入刑期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3)认为暂予监外执行期间不应计入罪犯刑期。我国暂予监外执行制度是舶来品,但未能学好德国、日本、意大利、俄罗斯等4)国所采用的暂缓执行5) 的做法,而是将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入刑期,这种算法严重违背了罪行相适应原则,伤害了被害人及家属,为罪犯逃脱罪责提供了法律空子,滋生了大量司法腐败, 理应废止。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应当计入刑期。计入刑期的做法符合刑法人道性、社会化发展趋势,有利于降低行刑成本,有利于对罪犯的教育、感 化及挽救。结合当前我国国情来看,至少目前不宜直接照搬适用,课题组赞同第二种观点。第一,国情不同。我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发展不平衡,各 类矛盾凸显。再加之人口基数大,犯罪率高,非监禁刑适率低,国内监狱、看守所等工作经费短缺、罪犯人满为患等形势依然严峻等,不宜使用暂缓执行制度。第 二,计入刑期不必然导致司法腐败。腐败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产生原因多元,我们不能以不合理结果倒推前提的不成立。第三,计入刑期更加符合罪行相适应理 论。适用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人身危险性、再犯可能性等都较其他罪犯要小得多,特别是重病及生活不能自理的罪犯,其人身危险性极低。第四,执行过程中出现的 问题应通过优化制度设计、健全监督方式、加强各执行环节衔接等措施来解决,而非因噎废食。

 

一、现实困惑:刑期计算时产生的认识分歧

 

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刑事诉讼法》关于暂予监外执行的规定6),相较于1997年刑诉法规定在适用范围、监督方式、审批程序等7)方面都有了更大的进步。2014年10月31日,司法部联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的《暂予监外执行规定》8), 针对实践中出现的突出问题,进一步严格了适用条件、执法标准、程序和责任,强化了法律监督,完善了各机关职责分工等,为司法实践提供了法律依据。然而,随 着社会的不断发展,适用暂予监外执行措施时出现了许多新矛盾、新问题,特别是罪犯刑期如何计算问题,让诸多司法者产生了困惑。

 

(一)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未被发现的情形

 

【案例】罪犯张三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5月10日被A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后因病被暂予监外执行。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于2014年 2月4日张三盗取了邻居王五家现金2万元。2015年5月9日A市某监狱依法对罪犯张三出具了刑满释放证明。后2015年7月2日,罪犯张三因犯盗窃罪被 A市某区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1、案例中罪犯张三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的情况是否应由决定或审批机关撤销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司 法实务中针对这一情况主要有两种认知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应当撤销。首先,暂予监外执行制度与缓刑、假释制度一样都属于我国刑罚执行制度,在性质上具有相同 之处。其次,暂予监外执制度与缓刑、假释等制度等一致都反映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导向和人道主义理念。再次,暂予监外执行制度相较于缓刑、假释制度而言, 对罪犯的执行影响更深,对既有裁判的既判力影响更大,所以,更应该适用执行撤销制度。因此,案例中罪犯张三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犯新罪应属于严重不符合规 定的行为,应当撤销原决定。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不需要撤销。一方面,暂予监外执行制度在设计上即为刑罚变通执行方式,与缓刑、假释等制度不同,其并没有设立 考验期,不存在撤销一说。另一方面,从具体程序上讲,即便存在撤销一说,也需要矫正机关提交收监建议材料,证明其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未按要求接受矫正等, 但例子中监狱机关并未收到矫正机关递交的收监建议材料,所以,也不存在撤销的问题。

 

2、案例中罪犯张三所犯盗窃罪与原故意伤害罪是否存在并罚的问题。承接上文,第一种观点认为需要数罪并罚。因罪 犯张三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犯新罪,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理应撤销原适用暂予监外执行的决定。撤销后,应当将原罪与新罪数罪并罚。第二种观点也认为需并罚, 但之前经过的期间应计入刑期。罪犯张三在监外执行期间又犯新罪,其变更执行的期间应当从犯新罪的之日开始中断,新罪之后的期间不计入刑期,所以,应将其所 犯新罪与前罪的余期并罚。第三种观点则认为不存在数罪并罚。虽然罪犯张三在前罪监外执行期间又犯新罪,但由于监狱机关依法作出了刑满释放证明,其前罪已执 行完毕,并无余期可并罚,因此,不应当并罚。

 

(二)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形

 

【案例】罪犯李四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3年1月2日被B市某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后因病被暂予监外执行,在C市某区执行。2013 年6月9日,李四与邻居发生纠纷,将其打成轻伤。2013年6月12日C市某区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依法对罪犯李四采取了强制措施。后2015年9月4日, 罪犯李四因犯故意伤害罪被C市某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期间B市某区人民法院一直未作出收监决定。

 

1、C市法院可否自行决定罪犯李四前罪的剩余刑期。根 据我国刑诉法及相关解释的规定,违反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的,由原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机关对其收监执行。案例中,罪犯李四前罪决定机关B市某区人民法院一直未作 出收监决定,对于法院是否有权自行决定罪犯李四前罪余期问题,司法实务中存在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C市法院无权自行决定前罪余期。计算余期应当以收监 决定日期为准,本案里中B法院某区法院没有决定对罪犯李四收监执行,且C市司法机关也未对其解除社区矫正,也就证明原B市某区法院所作出的适用暂予监外执 行的决定仍然具有法律效力。依照法律规定,只要案例中B市某区法院未对罪犯李四作出收监决定,就应当视为其履行了监外执行义务,不存在余期计算问题。即便 B市法院未做决定,也应当由B市检察机关提起审判监督程序,而非C市法院作出裁定。第二种观点认为C市法院有权自行决定前罪余期。如果视罪犯李四原判刑罚 已经执行完毕,则明显与法律精神、客观实际不符。且法院司法裁判权具有终局效力,有权依照案件审理过程中所查清案件事实依法作出裁判。

 

2、罪犯李四的前罪余期起算点如何确定。针对案例中李四情况,根据刑法第七十一条之规定,需要确定前罪余期后再与新罪刑期数罪并罚,而目前法律对此种情形无明文规定。司法实务中存在犯罪日、羁押日、判决日三种起算方式。

 

(1)以犯新罪之日为起算点9)从 法律规定条文的解释来看,法律强调的是犯罪行为的发生,也就是犯罪这一行为具体实施之日,而非犯罪行为的判决。且参照缓刑、假释之规定,相关法律规定也是 以犯罪时为标准计算的,所以应以犯罪之日作为前罪余期起算点。另外,从法理上讲,暂予监外执行制度立足于对罪犯的人权保障和人道主义关怀,通过变更刑罚执 行方式,让罪犯在更加有利于其自身教育、改造的环境下执行刑罚。但这并不意味着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故意犯罪就不应收监。如果罪犯李四在犯新罪之日即 被矫正机关知晓并向决定机关出具了收监建议,那么决定机关会立即作出收监决定,即开始计算余期,所以,以犯新罪之日为起算点更符合程序设计初衷。

 

(2)以采取强制措施之日为起算点10)从 一般司法程序上讲,这种做法更符合刑程序正义,因为被采取强制措施就意味着一个新的诉讼程序的开始。从刑事案件侦破角度来看,多数情况下公安机关对嫌疑人 采取羁押措施是对其犯罪事实基本确定时,再通过后期讯问等固定相关证据,进而启动诉讼程序。且羁押是一种“预支”刑期的行为,在追究罪犯刑事责任时,会在 判决宣告中对前期羁押刑期依法折抵,所以,以羁押日期为起算点更符合司法规律。从案例情况来看,罪犯李四在监外执行期间直至司法机关对其因故意犯罪而采取 强制措施之前,其实际上仍然处于刑罚执行状态。而当罪犯李四采取强制措施之时,便脱离了原执行机关的监管,所以从司法机关对罪犯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计入余 刑期更科学。

 

(3)以新罪判决之日为起算点。根据199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重新犯罪的时间是否计入服 刑期间问题的答复》的规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从其被准予监外执行之日起至犯新罪后新判决执行前这段时间应视为前罪判决的刑期,应当在对其执行新判决前不 终止前罪监外执行刑期的计算。虽然该答复已被废止,但对司法实践依然具有参照价值。并且,任何犯罪嫌疑人在未经法院依法判决的不能确定为有罪,所以,以判 决确定之日为计算起点更加符合法律规定精神。罪犯因新罪被羁押的期间应视为前罪刑罚的执行期间而不作为羁押期间折抵新罪的刑期。

 

(三)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多个新罪的情形

 

【案例】罪犯陈六因犯赌博罪于2012年2月7日被D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后因病被暂予监外执行。在此期间,陈六犯了两个新罪: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法第七十一条规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之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 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由于对此法条理解的不同,当前司法实务中对案例中罪犯陈六的情形如何处理存在两种不同观点。第一种观 点认为,应当先根据刑法六十九条的规定将新罪数罪并罚,再将并罚结果与原判刑罚余期并罚,俗称“并两次”。从法律条文看,刑法七十一条规定的是“和后罪所 判处的刑罚”并罚,结合罪犯陈六情况而言,应当罪犯陈六新犯两罪先数罪并罚,再与前罪未执行完余期并罚。从刑罚结果看,两次并罚所得刑期明显较三种罪并罚 一次刑期短,更加有利于保护罪犯的权益。第二种观点认为,应当直接将所犯新罪与原判决刑罚余期进行数罪并罚,俗称“并一次”。从法律条文的表述看,字面上 只规定了一次数罪并罚。从刑罚目的来看,七十一条之规定是对犯罪分子的加重惩罚的情形,而刑罚执行期间罪犯应当严格遵守法律规定,认真接受监狱、看守所、 司法行政机关的管理,而罪犯又犯新罪,反映出其主观犯意之深,理应从重处罚。一次并罚的结果较两次并罚的结果要重,更加符合刑罚加重惩罚的精神,符合罪行 相适应理论。

 

(四)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启动再审改判原判刑期的情形

 

【案例】罪犯赵二因犯合同诈骗罪于2010年4月9日被F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狱服刑期间表现良好,依法被减刑六个月,后因病被保外就医。刑罚执行完毕后,2014年3月7日检察机关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起抗诉。经再审后,赵二刑期被改判。

 

1、再审加重刑罚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如何计算。如果再审中,E市法院发现赵二 合同诈骗案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当加重刑罚时,如何计算赵二的剩余刑期。余期计算中主要分歧在于对减刑六个月是否应计算到已执行刑罚期 间。一种观点认为不可折抵刑期。从我国现有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来看,并没有明文规定如何处理,而实践中刑期折抵的情形只适用于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 情况,而案例中赵二减刑六个月并未实际执行,人身自由没有受到限制,不应折抵刑期。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可折抵刑期。赵二被减刑六个月是因为其在监狱内认真接 受改造,表现良好才被依法减刑。尽管赵二原判刑法中六个月被减而未被实际执行,但减刑是给予赵二在监狱中认真改造,经过法院裁判的结果,具有严肃性和权威 性,理应当计入原刑罚期间。

 

2、再审减轻刑罚可否请求国家赔偿。如果再审中发现原判量刑过重,依法应对 赵二减轻处罚为两年,那么其减刑六个月可否申请国家赔偿。一种观点认为不可请求国家赔偿。理由是赵二这减刑六个月并未被限制人身自由,对于其自身物质上和 精神上均未产生实际影响,所以不能请求国家赔偿。另一种观点认为可请求国家赔偿。减刑也是刑罚执行的一种体现,虽然罪犯赵二仅执行了两年六个月刑期,但理 论上其已实际执行三年,所以,对于减刑这六个月可以请求国家赔偿。

 

(五)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罪犯恶意拖延期限的情形

 

【案例】罪犯杨七因犯诈骗罪于2013年3月2日被F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因怀孕被暂予监外执行。2013年12月杨七产下一子,因处于哺乳期,依法被继续适用暂予监外执行。哺乳期满后,执行机关决定收监时,发现杨七再次怀孕。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规定:“对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及时收监:(一)发现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二)严重违反 有关暂予监外执行监督管理规定的;(三)暂予监外执行情形消失后,罪犯刑期未满的”。司法实践中,有一些女性罪犯为了逃避刑罚执行,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恶 意怀孕;一些保外就医罪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病情尚未好转的证明,还有个别罪犯保外就医期间,因经济困难无钱医治,导致久治不愈等等。而针对这些情况,一方 面,司法行政机关难以掌握罪犯病情治愈的情况;另一方面,如何处理恶意怀孕等情况缺少明确的法律规定,使得一些罪犯长期不能收监,严重影响了司法公信。

 

二、困惑反思:刑期计算规则不一的原因分析

 

立法者将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入刑期,而未采取照搬照抄西方国家暂缓执行制度的做法,是在考察国外做法、结合我国基本国情的基础上而设计的一种具有中 国特色的刑罚变更执行制度。因为没有先例可循,再加之正处于社会转型特殊时期,这种法律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种种问题,让司法者产生了诸多困扰。

 

(一)滞后:法律规定落后于司法实际

 

社会是不断发展、变化的,而法律的变化和发展具有被动性、滞后性,社会生活的复杂多变决定了法律规定不可能穷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旧法解决不 了新问题的现象层出不穷。一方面,我国采取大陆法系的立法模式,法律渊源中只有制定法而无判例法,也就缺少了判例法系国家司法灵活性的特征。我国法律规定 滞后,修改法律程序繁琐、耗时长,难以赶上社会发展变化,法律滞后问题比较普遍。另一方面,立法者根据社会经验来制定法律,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新情 况、新问题难以预测,导致我国法律规定严重滞后于社会实践,产生了诸多法律适用难题,也就产生了司法实践中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算方面的认识分歧。

 

(二)僵化:法律、法规规定过于原则

 

从我国现有法律规定来看,有关暂予监外执行的法律规定少而分散,没有独立的单行法。法律规定散见在刑法、刑诉法、监狱法、暂予监外执行规定、司法解 释中,法律与法律之间的规定还留有冲突,比如监狱法对暂予监外执行制度适用范围大于刑诉法的规定。有关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入刑期法律规定不明确,如在暂予 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犯数个新罪、再审改判等等问题均没有明确的、操作性强的法律规定,因此,司法实践中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结果多样、标准不一等问题发 生也属必然。再者现有法律关于刑期计算的规定只有刑法、刑诉法中的几个法条,但相关规定操作性不强,司法解释数量较少,难以指导具体实践。

 

(三)肆意:个别法官解释权利的滥用

 

由于法律规定的滞后性,相关立法规定原则,缺乏操作性等,很多实践中的新情况、新问题难以在短时间内通过立法程序解决。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又必须依法 做出处理,而当前司法队伍中法官素质参差不齐,对法律的理解、适用能力千差万别,对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入刑期计算方法存在多种认知,也就导致了计算结果的 多样化。再加之个别法官难以抵制金钱、美色等不良诱惑,为利益所驱动,将暂予监外执行作为单位、个人“创收”手段,钻法律漏洞,违法裁判。个别法官滥用手 中的自由裁量权,随意扩大法律规定适用范围,肆意对罪犯适用暂予监外执行制度。还有个别情况,在暂予监外执行适用法定情形消失时仍对罪犯放任不管等等。

 

(四)断链:刑罚执行体系存在问题多

 

从暂予监外执行的具体司法、执法实践来看,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监狱、司法行政机关之间缺少科学而有效的配合,机关间各自为政,许多本不应该出 现的新问题、新情况屡见不鲜。法院裁判结束后即不再过问罪犯的服刑情况,案后回访制度落实不到位;检察机关未能落实全程、同步监督制度,总以检察人员少为 借口,监督职能未能充分发挥。公安机关、监狱在办理了暂予监外执行之后,对罪犯社区矫正情况也很少过问,往往等罪犯又犯新罪后,才知晓罪犯的情况。另外, 因社区矫正制度在我国运用的时间相对较短,经验、做法还不够完善,多数社区矫正工作流于形式,经常出现脱管、漏管现象,并未发挥出程序设计的目的,诸多新 问题频频发生。

 

三、走出困惑:化统一刑期计算规则的路径

 

解决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规则不统一问题的关键还在于统一、明确法律适用规则的确立。就当前实情来看,首先应从完善法律规定、统一司法认知、规范刑罚执行制度等方面入手。

 

(一)体系:建立独立的刑罚执行体系

 

建议由立法机关以暂予监外执行、减刑、假释、缓刑等执行制度等各种执行措施为基础,单独起草我国的刑罚执行法律体系。从法律层面上全面、具体地规定 各类刑罚制度,特别是目前司法实践问题最多的暂予监外执行制度,从制度的设计、运用、执行等各个环节入手,分阶段、分类别、分权属予以明确规定,以从根本 上杜绝问题的发生。另外,要不断提高法律规定的科学性、预测性,以符合法治发展要求,提升法律规定的适用性,减少法律规定自身的滞后性。

 

(二)规则:明确刑期计算的法律规则

 

应从三个层次考虑建立统一、明确的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入刑期的法律规制。首先,在完备立法的前提下,对存在认识分歧的概念给予明确界定。其次,加强 学术理论界、司法实务界对暂予监外执行制度的研究,制定课题研究计划,落实研究责任,以充分提高暂予监外执行制度的研究成效,形成较统一的立法、司法、执 法理念。第三,在形成统一理念的基础上,再针对前面提及的不同特殊情形,分别制定详细的、操作性强的刑期计算规则。比如前文提及的几个问题,以及艾滋病罪 犯、外国人罪犯适用等。

 

(三)认识:统一司法系统内法官认知

 

当前司法系统内部对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如何计算刑期的不同理解直接产生了法律适用效果的不同,而不同的裁判结果势必影响到司法公信力。所以,在完善暂 予监外执行相关法律规定,统一理念的前提下,应尽快统一司法系统内部法官对刑期计算的认知。一方面,可通过出台相关司法解释的方式,通过司法解释明确规定 各种特殊情况的处理方式,来合理规范法官手中的自由裁量权,避免产生迥异的裁判结果,异或同案不同判问题。另一方面,开展专题工作培训。可邀请学术界知名 学者传授较科学的计算方法,也可在法官内部组织计算方法讨论,形成统一结论,达成共识。

 

(四)链接:加强各执行机关间的配合

 

避免暂予监外执行刑期计算难题的捷径在于解决好各司法、执法机关间协调、配合问题。通过前文陈述,诸多新情况、新问题的产生多源于机关间缺少协调、 配合,缺乏有效衔接及监督方式。2014年《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着眼司法实务中存在的问题,对各机关的职责予以了明确,但依然还存在着诸多问题,比如决定 机关多元、相互间监督不够、收监程序设定不够合理等,所以科学地建立起有效的沟通联络监督机制,从根本上杜绝司法、执法环节出现的问题,以保证计算规则的 适用广泛性、可操作性,是实践中的当务之急。

 

结语:赋予暂予监外执行制度中国特色

   

暂予监外执行制度的设计符合当前世界刑罚轻缓化、刑罚人道主义要求。我国在设计此项制度时,将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计入刑期符合我国基本国情,系中国特 色之规定。虽然在具体运行过程时出现了诸多不尽合理之处,但随着我国立法技术、司法水平、执法效果的提升,这些问题必将迎刃而解。但这一过程不可能一蹴而 就,需要相关领域人员的共同努力,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奋斗。只要我们众志成城,迎难而上,势必能化解好制度设计、运行、实施中存在的问题,使暂予监外执行制 度更好、更长远的发展。

 

 论文独创性声明

 

本课题组郑重声明:所呈交的论文是我课题组进行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尽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的研究成果,特此声明。

作者:嘉陵区法院重点调研课题组(1)日 期:2015.08.20

 

 

注释:

(1) 嘉陵区法院重点调研课题组组长:王贵平

                         副组长:黄英鹰

                         成  员:彭禹、袁玮、梁远文、任俊、龚祥、刘春莲、段钰秋

                         执  笔:刘春莲

 

 

(2) 暂予监外执行是指对本应在监狱、看守所等监禁场所执行的,依法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仅限于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的罪犯,当某种 法定事由出现时,由决定机关或执行机关依法启动决定、审批程序,暂时不对这类罪犯收监关押,而是在监禁场所以外的地区由特定机关执行刑罚的变通执行制度。

 

3) 林新法,《以“刑罚推迟执行”取代暂予监外执行之思考》,《人民检察报》,2000年06期。万毅,《刑事执行制度之检讨与改造》,《甘肃政法学院学 报》,2005,06,第4页。张立锋等,《刑罚人道主义探析》,《河北学刊》,2006年第5期。社论,《暂予监外执行制度需彻底改革》,《新京 报》,2009年5月21日。王公义,《<刑事诉讼法>再修改中关于刑罚执行制度的若干问题》,《中国司法》,2011年第1期。夏胜炎、顾 海宁,《暂予监外执行人权理念回归及完善》,《山西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3年2期。顾然,《暂予监外执行的思考与探索》,《江苏法制 报》,2015年1月15日,第00B版。

 

4)李昌珂译,《德国刑事诉讼法》,中国政法出版社1995年版;宋英辉译,《日本刑事诉讼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版,黄道秀,《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5)暂缓执行是指所有适用自由刑的罪犯,在出现法律规定的暂缓执行刑罚事由时,执行机关依法中止、停止原判刑罚,待该事由消失后,再继续执行未完成刑罚的一种制度。

 

6)详见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五条、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二百五十七条。

 

7)详见1997年《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一十五条、第二百一十六条。

 

8)王磊、曾志滨,《<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的理解与适用》,《中国司法》,2015年第2期。

 

9)孟甜甜、马军,《暂予监外执行制度运行中的难题破解》,《中国检察官》,2015年第3期。

 

10)《减刑后再审改判、监外执行期间又被羁押如何计算刑期》,《人民检察》,2007年第13期。

 

 

 

 

编辑:     文章录入:四川
友情链接

 

 

投稿邮箱:zgdangjiansc@163.com    工作交流 QQ群:48059960   官方QQ:138026001    联系电话:13708026001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泰和泰律师事务所

关于我们 | 证件查询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备案号:京ICP备14030121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