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电梯劝烟猝死案”两审判决迥异

字体大小:
作者:法官   文章来源:原创   2018-05-16

广受社会关注的“电梯劝烟猝死案”,终审判决已尘埃落定,法院撤销了一审的由杨某补偿15000元给死者亲属田某的判决,并驳回了原告田某的诉讼请求。两审判决结果截然不同,折射出不同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被告劝烟行为与老人死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依照《侵权责任法》第24条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根据公平原则,酌定杨某向死者家属田某补偿15000元,田某不服一审上诉至中级法院。

中院二审认定,杨某对死者在电梯内吸烟予以劝阻合法正当,是自觉维护公共利益的行为,没有超过必要限度,整个过程保持理性、平和,未有肢体冲突。虽然劝阻行为与老人死亡时间先后发生,但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而不应承担侵权责任,由此改判。

更值得关注和思考的是,二审系死者亲属田某提起的,杨某并无上诉。二审法院一般只需围绕上诉人的诉求来审理,判决充其量也是对补偿金的额度的升与降或是否维持进行考量。但二审法院却推倒从来,重新厘清法律责任,继而推翻了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的“无必然因果关系”,最后认定劝阻和猝死之间无因果关系。一是体现二审法院不护一审“同行”之短,主动而为;二立起了司法的权威,为公民行使公共权益保护撑腰打气。

二审最终判决,不仅在于个案的纠错,更重要的是明晰了权责界限,维护了公民的正当权利行使,让公民在行使诸如劝烟之类的社会公德时,尽一份责任、多一份担当,增一份自信。

可见,司法判决的公正与否,不仅是个案的选向,更重要的是引导公共利益取舍的风向标。一个嵌入了法律精髓、公共利益、社会道德等文明价值观的判决,不仅有助于一个和谐社会的构建,更向着一个法治社会和有正义感、道德的社会大步迈进;发挥着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引导社会对价值观的正确评判。

杨某案中所为,不过是正常履行了一个公民应尽的一份义务与职责。一审判决,无疑将会挫伤公民依法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积极性和正义感,既是对社会公共利益的伤害,也与民事立法宗旨相悖,不利于促进社会文明,不利于引导公众共同维护和创造良好的公共环境与秩序。如果动辄予咎,大家“以此为鉴”,今后谁又敢劝阻?谁又敢维护?可见司法个案判决不公会给社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导向”,从老人跌倒 “敢不敢扶”到“电梯劝烟”“该不该劝”,再到广场大妈放起高音跳舞扰民“该不该管”诸如此类,如果是这样,人们将步入闭口不语、各人“明哲保身”的尴尬时代,致公共权益受到严重损害,社会道德水准急剧下降,社会文明出现倒退的乱象,美好生活愿望哪来实现?

二审判决向社会和公众郑重表明,法律明确支持维持社会公共利益者和社会公德守护者,每一个人都应当遵守和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这就是正义之声、法治之力。

编辑:     文章录入:安法宣
友情链接

 

 

投稿邮箱:zgdangjiansc@163.com    工作交流 QQ群:48059960   官方QQ:138026001    联系电话:13708026001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泰和泰律师事务所

关于我们 | 证件查询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备案号:京ICP备14030121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